羊城晚报:退役军人王允个:若有战召必回!永葆军人本色

发布日期:2021-12-29 02:3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广州粤港澳大湾区(广东)创新创业孵化基地,广州创业先锋 众心健康管理(广州)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王允个正在忙碌着穿梭场地、整理、购置、办证、挂牌等进驻新办公室前的各项工作梳理;工作室进驻粤港澳大湾区(广东)创新创业孵化基地,是王允个戎装24载后换个赛道发挥所学专长、继续从业专业知识的创业进行时。“退役后的这两年,我们众心健康工作室一直在给部队官兵、退役军人做各种心理服务,战友情是我一辈子的情结,今后也会把这个事业做好”!

  2019年7月,有着24年军龄的王允个告别戎装生涯,自主择业后在广州成立了众心健康管理(广州)有限责任公司。她先后在济南军区某部、解放军第421医院等工作,多次参加亚运安保、汶川震后心理援助、中俄军事比武、海上军事演习等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心理服务保障工作,曾被《解放军报》誉为“我军心理行为训练女兵第一人”,服役期间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

  王允个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人,父亲告诉她:“战友情是一辈子的情!”1994年12月,王允个入伍,后又考入军校;2001年,刚从军校毕业的她,选调参加了当时总参谋部组织的军队心理行为训练试点工作,并任试点女兵排排长。

  “这个项目是解放军第一次把心理行为训练引进部队,在全国挑选官兵成立试点组。”这次训练试点经历改变了王允个在部队的人生轨迹:“那种训练就是类似现在的军队‘魔鬼训练’,难度和强度都很大,大家都是第一次上阵”。王允个回忆说其中有个训练项目,要爬上8米高的圆盘,然后对面放着单杠,在训练的时候你得跳起来在空中就把这个单杠抓住,抓不住就得摔下去;虽然身后有保险绳,但是在8米高度的空中完成还是有难度的。“另外还有一个训练项目是冲击4米墙,人踩在人的肩膀上,在规定的几分钟内完成任务”。这个时候问题就冒出来了,既然是军队刚刚进行的项目,谁来完成第一次的动作示范?王允个作为女兵排排长,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她身上,“总得有人去完成第一次!”一次次摔下来,又一次次站起来,王允个的膝盖上至今留有一个个磕伤的小疤痕。就这样,在王允个的带头示范下,试点女兵排的每一个士兵都把所有的高空训练都走了一遍。同时,出色的表现和扎实的学习基础,让王允个在全军心理行为训练示范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军心理训练女兵第一人”,并作为军队培养“心理人才”储备,走上心理学专业的学习道路。“这就是我在军队走上学医道路的最初。”

  心怀成长的信念,王允个在军旅生涯中成就了自己的医学梦想。2006年,王允个作为军队培养的首批二级心理咨询师,调入解放军第421医院开始从事专职心理医生工作。

  2006年起,在解放军第421医院心理科工作,打开了王允个这位女性军人内心另一面铿锵而柔软的窗口。作为军队的心理医生,心理科承载着为基层部队各种心理服务服务的使命;工作中,她曾远赴边防、岛礁等驻军地开展心理服务,累计授课达500场、对象达数十万人、培养心理骨干近千人。在一次部队心理巡诊任务中,她一个月内行程就达2万余公里。

  工作中另外一半的时间,王允个则在第421医院心理科坐诊。“我在医院上班,被同事们打趣是医院里‘最传奇’的人-因为一年365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走基层部队,我都不怎么认识同一个医院里擦肩而过的上下班同事。”提起做心理科医生的历程,王允个说收获了病人的爱和守护了军人的初心。 一次,和朋友在外面餐厅吃饭的时候,一声“王姐”让她遇见了曾经医治过的一名病人。这个病人是王允个收取治疗费“打白条”的其中一个。“那天快下班了,一个男孩推开了心理诊室的门,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没有钱挂号,这个男孩说,他就是每天晚上经常会不自觉地落泪,没有想活的念头。我当时就很警惕了,我就说,那你进来坐着说吧。”王允个了解到,这个男孩在餐馆里干些洗盘子的活,经常有同事说他笨甚至排挤他。经过问诊后王允个判断,这名男孩实际上已经患有抑郁症了,小时候在村里也被人欺负这些经历造成其人格障碍。“我就听他讲打工的故事,鼓励他;并个根据男孩的情况给他开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告诉他“等你找到工作赚了钱再来付款,可以先写张“借条”。过了一段时间,这个男孩过来说已经找了一份工作,显得很开心。慢慢地,男孩在发生变化,还会对王允个说,喜欢上了餐厅里的一个女孩。

  每逢春节,王允个总是收到一名特殊病人的拜年信息,信息里除了问候还包含着浓郁的感激之情,这个打白条的患者经过治疗后打消和前妻全家同归于尽念头。男子当时生意失败,又因求子不成和妻子闹离婚,在遭遇重创后一度有想给女方全家下毒同归于尽的想法。王允个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病例,就强调男子一定要定时过来复诊,并且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患者。就这样,这名男子打了一年多白条后,在不断咨询的过程中平复了下来,最终放弃了报复的念头。 作为一名医者,但凡遇到家境贫寒或遇人生困难的患者,王允个总是想尽办法为他们提供免费的心理诊疗。她至今“收藏”着贫困患者的上百个小时的诊费“借条”。王允个说这些借条是在患者求医当时给予他们尊重、信任和希望,有助于患者走出患境。王允个微笑着说:“我志愿付出劳动,盼望以专业技能帮助有需要而无力付诊费的人。”

  “若有战,召必回!只要国家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就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退役后的王允个第一时间递交了请战书,并随援鄂医疗队抵达武汉。她所属的医疗队统一由国家医疗队统管,她成为武昌区丁字桥城市便捷酒店隔离点医疗队队长。王允个对起初不配合的隔离人员耐心疏导、真心帮扶,想尽办法满足他们的需求;隔离人员很多人除了身体有不适症状外,还伴有焦虑、恐惧情绪。面对这种情况,王允个和队员们同理、共情,理解隔离人员心境和处境,并拟定心理工作方案积极应对。

  隔离点有一位老爷子,和老伴儿、女儿同住这里,他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有信心。结果他的检测为阳性,很快就要转离隔离点赶紧治疗。“在得知自己确诊阳性后,电话那端老人的声音由响亮转为细弱。隔着电话,我立即安抚他,老人说,放心不下老伴儿,她是一名帕金森患者”。王允个又安慰他:“您女儿会照顾妈妈的,她俩可能反倒会担心您。积极去治疗早点传来好消息,她们才会放心。”经过开导老人心情轻松了很多,很快病情好转。渐渐地,医疗队的真诚改变了隔离人员的态度,医疗点的隔离人员积极配合医疗队的工作。在武汉一线天,在王允个的带领下,该隔离点医护人员零感染、进驻人员零投诉、治愈人员零复发。

  退役后,王允个仍保持军人本色,多年的专业经验和口碑,让她在自主择业时多次受到高薪邀请,但她内心深处始终铭刻着20多年的军旅生涯、部队的培养和锻炼。“在部队24年的经验,让我对现役军人、退役军人非常了解,知道他们的需求和想法是什么,自主择业创办众心健康管理(广州)有限责任公司,首先就是想继续为我的战友们、为退役军人们继续服务。” 由于专业突出,退役后王允个继续受聘为广东省消防总队、第74集团军医院、海军广州某部、第六离职休干所、广东陆军预备役某部等单位的心理专家。在做好为退役军人服务方面,王允个与广州市黄埔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开展退役军人的心理服务项目。她和团队为全区退役军人进行心理疏导,妥善解决了数个典型案例。

  退役女军人宋玲(化名)投资近200万元在黄埔区永和镇经营某山庄,不幸遭遇特大暴雨引发的山体滑坡及泥石流;宋玲在受到巨大打击后惊恐失眠,王允个团队经过心理辅导制止了宋玲的偏激想法。在得到专业帮助和关怀后,宋玲从危机事件中走出,开始了新的工作。参战老兵何勇(化名)家庭不幸,妻子长年因病卧床,32岁的儿子小何十年足不出户。王允个及团队专门邀请精神科专家鉴别,判断小何为精神异常,并为其争取到了相应的政策帮扶……

  在退役后的两年间,王允个及团队连续两年为黄埔区、天河区的退役士兵开展适应性心理培训;建立了老兵心理服务室,其中黄埔区永和街心理服务站成为全国基层心理服务示范点……团队发挥自身优势,努力让退役军人获得价值感、荣誉感。即使脱下军装,王允个依旧把部队官兵的需求当作自己的第一任务。

  退役至今,王允个及团队服务部队官兵及退役军人近万人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退役不褪志、退伍不褪色的军人本色。